首页 > 经验 > 正文

历史文写作经验总结

经验 2个月前 (04-20) 浏览 68

1.历史文的立场,即主角的人设。  

这部分我的教训是,无论创作者的政治偏向是偏向大同世界的左还是丛林法则的右,在起点只有一个立场,我将之称为“基于民族主义的圣主平等”。 

民族主义不必多言,在这条道路上,一条路走到黑,即便是走到民粹地步,也不会有太大问题,但不能往民族平等走,如果写唐朝不可避免的有番将,就要把番将当成宠物来写。  

圣主,即主角,必须是悲天悯人的,即想象中的圣主明君。虽然在网络上充斥着“明君都要刻薄寡恩”言论,很正确,但小说中不正确。  

主角要符合仁义礼智信这种传统道德,因为读者要代入,你写一个坏人谁愿意代入,这种有些理想化的性格,要得到正反馈,主角的仁义换来了忠诚,感化了某些人,诸如此类。  

平等,这实际上是拯救世界的桥段,人应该平等,但小说要突出主角,这种平等必须是“赐予”,即因为主角而存在的平等,本质上这是将世界作为主角的附属。  

(在这一部分中,我曾经来回摇摆,于是前后出现了割裂,算是很严重的问题。) 

2.主角的视角。  

在鲁迅文学院的时候,我问过马亲王一个问题“我想要写一些小人物的故事,但成绩反馈很差,王侯将相的故事却很受欢迎,这该怎么办”。  

在短篇故事中,这不是个问题,因为寥寥几千字,我就可以刻画一个小人物的一生,但在动辄几百万的长篇中,小人物的戏剧性是不能支撑的。

我的经验教训是,既然做不到,那就不需要刺破其中的底层逻辑,只要在上面铺上一层华美的装饰即可,这个装饰有三种——  

“只要打压豪强(文官)一切都会好起来”。  “只要科举(提拔寒门)一切都会好起来。”  “只要军事胜利一切都会好起来。”  

这三种装饰实际上的核心思想是一种,即培养属于自己的宠物,因为打压豪强,百姓就会感恩;提拔寒门,寒门就会效忠;军事胜利,就会有下层军官脱颖而出;这就是其中的逻辑。  

3.逻辑  

当你开始试图将现实逻辑写出来的时候,这本书就已经一只脚踏进了坟墓中。  

逻辑不是真的现实中的逻辑。  

所谓“有逻辑的好书”本质上是“一个数字构成的世界中,一群性格单薄的理智人,按照创作者赋予的标签,在最优解下,做出的决定”。 

按照这个逻辑去推动就可以。  

虽然这个世界是个草台班子,但不能这么写(我就一直写各种降智情节,直到现在我也没改,也不打算改,毕竟这些情节都是我从历史中挑出来的,但写书的时候要引以为戒)。  

逻辑2.0写作逻辑  

我是不推荐去写那种严丝合缝的逻辑文的,很容易被局限在一个框里,而且对人设(大多数人写不出来)的要求太高,尤其是在更新压力下,总有绷不住的时候。  

用我自己来举例。  

我这本书最为人诟病的两点,第一,照抄历史朝代,不做大的改变,被许多人批评为,没有推演能力。  

如果读者这么评价,我不多说什么,但如果作者这么评价,我觉得可以换赛道了。  

即便我是个新人,但我从这本书开书的时候,就没有想过要改变后面的历史朝代,我把元清和五胡乱华改掉,唐朝它也必须出现,因为历史是同人,逻辑不重要,让读者有兴趣看才重要。

第二,主角家族明明有能力改变,但不愿意,扯天命,这其实就是一个升级流的变种,实际上在这一点上,我做的很失败,因为我写出了一个很破坏结构的人物,导致前期主角家族升级过快,出现了爽感阈值到达巅峰的问题,这同样是应当避免的。  

4.历史人物的评判  

一切对历史人物的评判都是当代权威对历史人物的评判,尤其是教员的评判,不要逾越这一条线。

在起点有许多历史知识丰富的作者,我是指那些真的看过一手史料的作者,而不是只看过二手史料甚至只看了几本历史小说的作者(有没有读过自己心里清楚)。  

这种知识丰富的作者尤其要克制住表达欲,如果做不到就去抖音多看几个历史视频,强迫自己忘掉那些东西,黑料一旦抖出来,主角的道德压力就会瞬间增长,那些颇有盛名的历史人物就不得不走向反面,这是在写作之中要极力避免的。

本文作者:花非花月夜

- 0人点赞 -

发表点评 (0条)

not found

暂无评论,你要说点什么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