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经验 > 正文

余秋雨:如何训练语言表述能力?

经验 1个月前 (05-06) 浏览 49

问:秋雨老师,我听说北京几位著名主持人提出建议,希望由您亲自出马,开设一个各级发言人的语言能力培训班。据说您没有答应,为什么?

答:高超的语言能力是一种天赋,比学会几门外语复杂得多。我们各级机构选择发言人,主要是看已有的职位和业务,顺便听一听普通话的清晰程度,这与我要求的语言表述能力有很大距离。因此,即使集中起来培训,也难有成果。

问:请原谅我的好奇。如果由您开设一个训练语言表述能力的课程,学员也是您亲自挑选的,那会实行哪些训练?

答:半年就够了,每个月完成一项训练。

第一个月,排淤训练。即尽量排除令人厌倦的句子,包括空话、套话、言不由衷的话。我会把流行套话集中起来,印一本书,让他们一一攻坚。

第二个月,小化训练。即努力让宏观潜伏于微观,让抽象潜伏于具体,让理性潜伏于感性。这也可以说是语言的低位化训练、亲和化训练。

第三个月,撩藻训练。即撩去一切华丽辞藻、腻情句式,驱逐所有不适合口语的形容、排比、对仗、骈体,改成质朴叙事。这情景,就像我们在大大小小水域里撩去色彩斑斓的蓝藻、红潮、浒苔一样。艳色,是口语的病兆。
第四个月,悬念训练。也就是使自己的表述产生前后连贯的张力,让听众和读者产生期待,保持听下去的浓厚兴趣。对此,我会讲授自己的专业《观众心理学》。幽默训练。特别要从那些最易端肃、最难幽默的“语言硬块”做起。在此项训练中要反复分割一条界线:油滑和贫嘴,不是幽默。
第五个月,肢体训练。尤其要训练稳定、诚恳而生动的眼神。
第六个月,心气训练。训练一种即使删除权位后,仍然自感比在场记者更俊朗、睿智的心气,却又必须洗去过于得意的表演痕迹。
本文来源:北大授课中华文化四十七讲

- END -
- 0人点赞 -

发表点评 (0条)

not found

暂无评论,你要说点什么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