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技巧 > 正文

视角与焦点:故事切入角度的选择与应用

技巧 3个月前 (03-20) 浏览 92

视角与焦点,这是许多新人都会存在的问题,甚至是很多老作者也经常忽视的问题。

这其中也包括我自己。

我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,是因为去询问编辑,自己哪方面还需要进步。

当时我的责编犹豫了好一会,跟我说,你这篇文我看了,感觉都没什么问题,但就是感觉太“平”了。

当时我并没有直接想到视角,而是理解为自己叙述和故事没有起伏。

这个问题困扰我很久,因为不管我怎么调整叙述和故事,得到的答案基本都是类似的结论。

后来有天,我突然看到日本侦探小说大师大泽在昌的一本书:《畅销作家写作全技巧》。

这本书中的第二课,‘掌握第一人称的写法’中的一席话让我觉得豁然开朗:

看完之后,我第一时间意识到,这不正是自己一直想要寻找的答案么。

于是乎,我立马找了一篇自己以前的废稿,同样的故事,同样的情节,用第一人称将它重写一遍,这次始终将自身代入主角,体会主角的所思,所想,所见,所闻。

写完之后,将文章中所有的“我”字全部换成“主角名字”,然后稍加润色。

发现两篇开头的阅读感受和效果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这种变化很微妙,但却立竿见影

我去重新翻了课本上对于人称的解释,网上找到一些关于视角的参考资料,专门了解了一下电影中的镜头语言,跟许多小伙伴展开讨论,在码字过程中不断试错。

大致上,总结出来了一点经验与心得,于是在此记录,并进行梳理。(仅为一家之言。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主人公视角”

这其中的‘主人公’,非单指‘主角’,有时随着核心人物的变化,也可以是‘配角’,甚至是‘反派’。

主人公视角的核心在于——“以我为主”

这是网文之中最重要的视角,没有之一,同时也是最适合开篇的视角选择。

先前提到,‘主人公视角’实际上是一种披着‘第三人称皮的第一人称’,他的写作技巧来源于第一人称,但讲述角度则源于第三人称。

因此,创作的过程中要谨记不要“超纲”,这是第一人称写作时的大忌。

你时刻提醒自己,只写主人公看到的,听到的,想到的,不要‘超出人物已知范畴’

描写方式要注意尽量避免“小明的脸色不禁阴沉下来”,“小明看向小红,忍不住翻了个白眼”这样第三人称角度的叙述。

应该使用“小明沉下脸来”,“小明忍不住白了她一眼”这样符合第一人称角度的叙述。

通过文字表达笔下的角色要做什么,怎么做,而不是直接表述这个角色已经做了什么。

脑海中代入角色,在你的文章中,你就是主角,时刻想着“我”要做什么,怎么通过“我”的口吻将其表达出来,而不是“他”要做什么,表述“他”在做什么。

时刻记着,主人公视角下,你所要传递给读者的内容,只有一个宣泄口,既是主人公的‘主观表达’。

同时,一个‘场景’内只允许存在一个‘主人公’,否则视角依旧混乱,而且‘撕裂’。

一篇优秀的网文,能出成绩的网文,‘主人公视角’的使用频率占据其中百分之八十以上。

不妨换位思考一下,主人公视角下的创作,便是‘作者’亲自去‘扮演’书中的某个角色。

“旁观者视角”

如果主人公视角的焦点是‘以我为主’,那么旁观者视角的焦点便是‘以他为主’。

这里刚好有一个鲜明的例子,起点中文网今年很火的一本小说《我的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

这部小说的开篇,即反传统采用了典型的‘旁观者视角’叙述。

作者‘代入’的角色是‘师妹’,但焦点却放在了神秘的‘师兄’身上,通过描写师妹的所见,所闻,所思,所想,清晰的刻画出作为主角的‘师兄’形象。

这种旁观者视角,最著名的作品莫过于《福尔摩斯探案集》。

许多人以为这部大名鼎鼎的侦探小说是以福尔摩斯的视角讲述的,但其实恰恰相反,作者柯南·道尔在这部小说中代入的角色是医生助手‘华生’。

通过‘华生’的所见,所闻,所思,所想去描述刻画‘福尔摩斯’这样一个大侦探的形象。

但是,大多数的小说中,旁观者视角并不是主要视角,他通常被用来刻画‘反派’,或者某个核心人物,亦或者‘事件’。

这种侧面描绘,能够更为清晰的刻画一个角色的全面形象,亦或者一个事件的全貌。

爽文中经常见到的‘路人的惊叹’同样是旁观者视角的一种,但许多作者并没有真正将自己代入路人,依旧是上帝视角刻画,因此次数多了以后便会让人觉得尴尬。

同样,一些小说在故事的高潮桥段,作者也喜欢使用这种旁观者视角去侧面刻画主角,通过旁观者的角度将角色形象更加丰满。

所以,旁观者视角是一种重要的辅助视角,偶尔也可以作为核心视角来使用。

“说书人视角”

“说书人视角”可以简单的将其理解为“上帝视角”的进阶版。

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在于,上帝视角始终是冰冷,客观,真实的叙述。

但说书人视角不同,这更强调情绪的起伏,调动读者的想象力,更具冲击力与画面感。

许多说评书的人在讲故事的时候,会有意对原作进行一定程度上的修改,让小说原本的文字性表达更符合语言性表达,说白了,其实就是为了接地气。

说的再清楚一些,这其中是讲故事的态度之间的区别。

举个例子:

小明举起宝雕弓,将弓弦拉如满月,指尖一松,箭矢如流星一般划过天际,翱翔于天际的雄鹰哀鸣一声,从天上一头栽下。

小明举起宝雕弓,将弓弦拉如满月,指尖一松,只听嗖的一声,箭矢离弦,穿胸而过,漫天飞溅的羽毛中,那翱翔于天际的雄鹰一头栽下。

这种类似的小技巧还有许多,例如使用‘拟声’修辞,调整‘拟人’修辞,形象化‘比喻’修辞,描述过程中经常制造小悬念等等。

寻找适合自己的描写方式,这是形成自己风格的第一步。

但需要注意一点,这一切都是为了‘画面感’服务,让文字在表述的过程中更具冲击力,更为立体,真正将自己当成一个讲故事的人,而不是事件的记录者。

或许有人会说,这并不是影响阅读的大问题,但往往万订与精品的差距,就体现在这些不引人注目的小细节处理之中。

网文不需要华美的辞藻与文字,但对讲故事的态度却要求苛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如果你写一篇短篇小说,那么只使用一个固定视角,便可以支撑整个故事。

但如果你要写一篇几百万字长度的网文,那么没有哪种视角是万能的,哪怕是使用最多的主人公视角,也并不能解决所有写作需要。

所以,网文的视角始终是在不断变换的,正如同电影中的镜头和后期剪辑。

这其中需要注意的便是在一个场景的故事中,始终围绕着一个‘焦点’去刻画。

这个焦点可以是‘人物’,可以是‘事件’,可以是‘脑洞’。

但不管你使用哪一种视角,都要保持这个‘焦点’是连贯的,你可以是‘蒙太奇’,不断的切换场景遥相呼应,但要记住,蒙太奇的每一帧画面与上一帧之间是环环相扣的。

一个画面引导出下一个画面,一个镜头切换成下一个镜头,但他们之间需要一个‘焦点’作为彼此之间的链接枢纽。

同时,视角并不是固定的,同样的主人公视角,具体使用怎样的镜头描写同样讲究方式方法。

我记得初中语文课,老师要求写一篇描写景色的作文,讲到了这么一个道理。

你在描写景物的过程中,人物是运动的,比如描写一座山,你的人先在山脚下,此时的山是高耸入云,巍峨壮丽的全景。

然后你爬上了这座山,身入此山中,描写的便是由远处拉进的近景,山形,山貌。

当你拾阶而上,一路前行,所见到的将是这座山中的‘花鸟鱼虫’,‘一草一木’,这时候镜头又变成了特写。

这上述的一切都是主人公视角的展开,但他们使用的镜头,所刻画的事物却始终不断变化。

主角这双用来观察的眼睛,便是作者的镜头,所看到的事物,便是镜头的焦点。

焦点不是不能变,一个场景或事件写完了,自然要去写下一个,但起码在这个过程中,要保持‘专一’,切换的过程中也要保持‘连贯’。

正如上面提到描写景色的例子一样,全程由‘主角’登山的这一‘行动’将镜头和画面串联在一起,彼此连贯,形成一个完整的故事。

- 1人点赞 -

发表点评 (1条)